Wii《零:月蚀的假面》剧情翻译

作者:zztc
来源:A9VG

序ノ蝕「咲き触れ」 月森円香

朧月岛——本州以南的诸多岛屿中的一个。

  十年前,岛上的五名少女在该岛举行的传统仪式「朧月神楽」中突然失踪,下落不明。后来被负责该事件的刑警所发现,虽然五人平安无事,但是关于事件的记忆却全部丧失了。

  两年之后,朧月岛再次发生了奇怪的事件,岛上的居民集体失踪了。大部分的居民下落不明,而少部分被发现者也被警方确认已经死亡。死亡的居民,全部都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之极的东西一样,双手掩面,表情相当的扭曲。

  最终,警察的搜查无疾而终,此事因此而成为悬案。那之后,没有人到访朧月岛很快就成为了一个无人岛。

  而现在,有两位少女来到了岛上。麻生海咲和月森円香是十年前被卷入突然行踪不明事件的五位少女中的两人。她们突然来到岛上是有她们的理由的。

  海咲和円香的两位朋友鞠絵与十萌,也是十年前那个事件的受害者,而最近,这两人却相继的离奇死亡。她们两人死状与在当年的那个集体失踪事件中死亡的朧月岛的居民非常相似。

  因此,认为鞠絵与十萌的死因与朧月岛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绝对有关的海咲和想要探寻真相的円香一起,来到了岛上的疗养设施·朧月馆。

  然而刚进去不久,円香就与海咲走散了,无意间,円香得到了一个神奇的照相机。透过照相机的取景框,円香看到的确是可怕的怨灵。

  被无数怨灵所包围的円香,慢慢失去了意识

===================零==========================

一ノ蝕「音連れ」 水無月流歌

「谁都不记得的事情,就算不上是存在过吧」

  在海咲和円香之后,另一位少女也来到了朧月岛。她就是水無月流歌——十年前失踪的少女五人组之一。

  流歌本是朧月岛的原住民,在事件之后,和母亲小夜歌一起离开了朧月岛。而现在流歌重返朧月岛也是有原因的。
    
  在十年前的事件中,流歌丧失了记忆,而为了找回自己丢失的记忆,这就是流歌来到朧月岛的理由。

  自己的故乡……父亲……失踪当天、岛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隐藏着自己记忆钥匙的朧月馆中徘徊的流歌,来到了麻生纪念室中的资料室,在这里,她碰到了已经灵化了的円香。随后,透过资料室的镜子,流歌发现自己的脸变得模糊了起来。

===================零==========================

二ノ蝕「共鳴」 麻生海咲

  在朧月馆中探索的途中,麻生海咲遇到了一位曾在自己记忆片段中出现过的黑衣少女。

「回来了吗……朧月岛」 

  海咲想要知道这位少女与自己的关系,因而在少女的指引下好不容易来到了一间房间。这里是十年前円香住院时所在的房间。

  海咲知道了连同自己,失踪的五位少女都是在这个疗养所中住院或者是定期来到这里检查的。她们五人都因为患上了岛上特有的地方病“月幽病”而来这里治疗的。

  海咲在一边寻找着円香,一边一点点的回想起了当时的事情。

  「円香……你在哪里?」

===================零==========================

[$HR getPages$]

三ノ蝕「忘日」 霧島長四郎

  私家侦探霧島長四郎,在灰原医院的正门口苏醒了过来。

「这里是?……我怎么会在这里?」

  霧島回想起自己是应流歌的母亲小夜歌的请求,来岛上帮助流歌的。十年前,身为刑警的霧島找到了失踪的流歌等五位少女。

  寻找流歌的霧島,在医院前发现了由于犯下连续杀人而在本土被通缉的灰原耀的踪影。

  灰原耀是岛上最有权势的灰原医院院长灰原重人的儿子。

  只要稍加想象,便能明白灰原耀与五名少女被绑架在医院地下的事件有绝对的关联。

  当时,由于没能逮捕灰原,不愿放弃的霧島辞去了刑警一职而作为一名侦探继续追寻灰原的踪迹。

  然而那个灰原现在却出现在这个医院里。

难道说、流歌她已经……

  认为这次的事和当年的失踪事件有极大的关联的霧島来到了十年前发现流歌等五位少女的地方。

===================零==========================

四ノ蝕 「空身」 水無月流歌

  镜子中扭曲的容颜与朧月馆中播放着的使人眩晕的音乐……

  这里到底是在进行着怎样的治疗?为什么患者的灵至今仍然在馆中徘徊?

  心中不断涌上一个又一个的疑问的流歌,来到了一个很眼熟的房间前。这里,曾今是自己住院时候的病房…

===================零==========================

五ノ蝕 「双面」 麻生海咲

  寻找円香的海咲,在曾今自己所住过的病房中发现了一张照片。照片中是年幼的自己和一个“没有脸”的女人。

  黑衣的少女与这个女人是什么关系?想要和这个女人见面,只要见到了的话,就能够知道自己的过去……海咲这样预感着。

「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人」

===================零==========================

六ノ蝕 「月守歌」 水無月流歌

    听着自己病房中发现的音乐盒的旋律,流歌少女时期的记忆逐渐复苏,与身为面具师傅的父亲宗也、母亲小夜歌一同生活在四方月宅邸中的事也想了起来。但唯独正在制作面具的父亲的脸,却怎么也回想不起来……
 
  回过神来的流歌面前,掉落着父亲以前制作的“奏之面”,这是流歌在失踪时,被犯人戴在脸上的面具。

  而小夜歌在日记中记载到她怀疑丈夫宗也利用少女们进行某种仪式并且参与了一系列的犯罪行为。

  流歌在知道了母亲为什么离开父亲并又带着自己离开了这个岛后,来到了当年自己被刑警发现的地方——灰原医院的地下。不知为何,这里让流歌觉得非常的怀念…
七ノ蝕 「無苦」 霧島長四郎

  对灰原医院进行搜索的霧島,发现医院内不仅存在着违法的医疗行为而且还在进行着一些不人道的事。

  院长灰原重人抱着某种目的而将入院的患者当作实验材料,他的儿子灰原耀也对这种行为进行协助。

  但是,这是为什么呢?灰原重人为什么对治疗“月幽病”如此的执着?

  他们进行这些行为的灵感是岛上来自与岛上的仪式·朧月神楽。因为有许多患者是由神楽而引起患月幽病的,因此灰原父子认为神楽中的面具和音乐与月幽病的治疗是息息相关的。

  而十年前少女失踪的那天,岛上正好又在举行神楽,这样的巧合,到底意味着什么?

  还有住院患者中的一位画家所描绘的一副奇异的画中的女人又到底是谁呢……?

===================零==========================

八ノ蝕 「朔夜」 麻生海咲

    那个“没有脸的女人”,是在灰原医院中住院治疗的朔夜,她将自己拿着的人偶送给了海咲。

  随着月幽症的恶化,朔夜已经有了人格分裂的症状,不久之后就将辞世。而为了抑制症状的进一步加深,朔夜把怀抱的“人偶”当作自己,以此来进行自我保护。

  因此朔夜送给海咲的这个人偶,就是作为自己的另一个分身而与海咲在一起,这就是黑衣少女·海夜。

  海咲在来到地下月黄泉堂之后,终于见到朔夜,而此时的朔夜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有着温柔笑容的女性了。由于在仪式·帰来迎中跳了神楽的关系、朔夜已经完全的“咲”了。

  而凡是见到她的人,也会随之而“咲”。

  被海夜…不、是被怨灵化的朔夜所拥抱着海咲也慢慢感觉到自己也“咲”了开来……

===================零==========================

[$HR getPages$]

九ノ蝕 「帰来迎」 水無月流歌

  在灰原医院地下,还有着通往更深的地方的阶梯。那里是通向岛上举行“朧月神楽”的舞台。当时这里在举行神楽时自己被什么人带走了,为了担当另外一场神楽的“奏”而被带走了……

  在追寻着记忆的流歌面前,出现了父亲宗也的身影。而追逐着父亲所来到的地方,是自己出生的地方——四方月的宅邸。

===================零==========================

十ノ蝕 「残桜」 霧島長四郎

  十年前,在“朧月神楽”仪式中带走少女的,果然就是灰原耀。

  他和他父亲重人,为了秘密举行古老的仪式帰来迎而诱拐了举行仪式所必须的五名少女并让他们担任仪式的“奏”。

  而担任这个仪式的中心——巫女“器”的,正是灰原重人的女儿,也是灰原耀所抱有扭曲爱意的姐姐,朔夜。

  为了挽救罹患重度月幽病的朔夜的性命,灰原父子认为只有使用月蝕之面来进行帰来迎仪式。

  但是帰来迎却失败了,朔夜的心也彻底的坏了。

  她在医院的地下深处长眠,并在生与死之间徘徊,不知何时才会醒来……本应该是这样的。

  然后霧島终于想起了一切。

  在少女失踪事件的两年后,突然醒来的朔夜开始在岛上徘徊,岛民一个个的被“咲”了。

  这就是“無苦之日”

  追寻灰原而来到岛上的霧島终于见到了灰原,混乱中,两人一起从医院的屋顶上落下。

「原来是这样啊……」

  其实,霧島在八年前已经在这里——灰原医院前死掉了。

  而霧島的魂魄为了追寻灰原,永远的在岛上徘徊。

  把月蝕之面交给流歌而完成了小夜歌愿望的霧島,身旁出现的是小夜歌的身影。在月光照耀下,两人静静的站立在霧島遗骨之前……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